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无法拒绝的大女主婚纱?纯白梦境氛围感拉满

无法拒绝的大女主婚纱?纯白梦境氛围感拉满

发布时间:2024-02-11 15:09:06

  1. 找影片,一个场景是男主人公拉着穿白婚纱的女主角在街上跑,后面是成千上万的穿着白婚纱的女的在追他们。
  2. 韩国电影《婚纱》详细简介,急需,谢谢
  3. 女子婚纱小说推荐

一、找影片,一个场景是男主人公拉着穿白婚纱的女主角在街上跑,后面是成千上万的穿着白婚纱的女的在追他们。

亿万未婚夫 the bachelor

不信看海报,绝对不是落跑新娘!!

http://rayli.2118.com.cn/2005-10-16/l0024999_142123.html

导 演: gary sinyor

主 演: 波姬·秀丝 brooke shields 蕾妮·齐薇格 renée zellweger 詹姆斯·克伦威尔 james cromwell 克里斯·奥唐纳 chris o'donnell 爱德华·阿斯纳 edward asner 玛丽娅·凯利 mariah carey 哈尔·胡尔伯克 hal holbrook 彼得·乌斯蒂诺夫 peter ustinov

剧情简介:

杰米.沙浓向来认为他的自由远比生活本身重要得多。眼看他的同龄人们(甚至最好的朋友马可)一步步走进婚姻的殿堂,杰米矢志不改,坚持享受自己幸福多彩的约会,并走马观灯似的换着女友。

但他绝没料到,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会碰到娇媚可人的安娜,并情不自禁地陷入爱河。

3年的热恋弹指一挥,虽然内心对婚姻极为怀疑,但在巨大的压力下,杰米终于在爱情的承诺中放弃了自由,在他认为最有浪漫情调的餐厅的“星光房间"不情愿地向安娜求婚,这里到处是兜里揣着戒指盒的紧张兮兮的男人。杰米面露失败地说:“you win。(现在你赢了)。"感觉到杰米对爱情的不真诚,尤其听到他笨拙牵强,根本站不住脚的求婚理由,安娜愤怒地说:“我才不想嫁给一个不渴望娶我的人呢!",言罢离去,将杰米孤零零地留在他单身贵族的世界里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杰米的祖父去世,临终前他一直都在梦想着能参加杰米的婚礼却未能如愿。为了让杰米延续香火,祖父给杰米留下1亿美元的遗产,但却在遗嘱中声明要想得到这笔钱,杰米必须在他30岁生日之前结婚,甚至超过24小时这笔钱都将不属于他。现在属于杰米的时间也只24小时了,自由过,爱过的杰米在1亿美元的遗产面前更加不知所措,但任何人都知道1亿美元意味着什么。

征求了家庭律师格鲁克曼和股票经纪人奥戴尔的意见,绝望的杰米只好匆匆安排了一个神父,告诉他随时奉命,杰米将很快确定新娘(这可真是先订日子再选人)。杰米这边试图与安娜和好如初,那边又不停地游走于几位前女友中,向她们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求婚行动。这些前女友(巴克蕾,一位富有的社会女郎;美丽的歌手伊莱娜;厨师莫妮卡;警察达芙妮;橱窗模特祖儿;清纯的大学生卡洛琳和品牌代理人斯坦茜)却无法让杰米满意,照他的话说,她们“不是女权主义书呆子,就是成天粘粘糊糊的。"陷在众多美女中,杰米搞不清她们到底是被他的男人魅力所吸引,还是觊觎自己的财产。反正顾不得那么许多了,1亿美时间有限,那个“幸运新娘"到底是谁?

如果你也有超过一打的女朋友,各个貌美似波姬.小丝、玛利亚.凯莉,你会静下心来专侍一人吗?杰米从一个单身贵族、不情愿的新郎到最后终于意识到了婚姻的真正价值,经历了个人思想的重大转变。

二、韩国电影《婚纱》详细简介,急需,谢谢

很感人的片子,值得一看!

三、女子婚纱小说推荐

女子婚纱小说推荐《她又软又甜》。

小说《她又软又甜》作者是heyjane,更新于晋江文学网,主角:路礼瑜,陈烁,连载文《在你心上撒娇》,截止到2023年10月,小说写作状态是已完结,更新字数是147870字,写作类型是情有独钟,甜文,校园,轻松。

全文语言流畅,行文舒展自如,自然洒脱,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。小说的取材新颖,构思奇妙,语言生动活泼。作者构思巧妙,善于选点展开,行文跌宕起伏,耐人寻味。

简介:俞乔重生了,重活一世的她只有两个愿望,一是不要像上辈子那样战战兢兢地活着,二是要报答陈烁的救命之恩!报恩步骤如下:为陈烁助威,给陈烁带吃的,让陈烁抄作业,帮陈烁出头等等一系列的护犊子行为。

精彩章节:

和路礼瑜相安无事地相处了半个月,宋青禾发现只要自己不出现在对方面前,对方就没有机会招惹自己。找到这个定律后的她恨不得以加班为由,常年住在公司。

熟悉了原先的工作之后,她便有了些闲余时间,偶尔出门逛逛街,总之不要太早回家就行,她已经见识过路礼瑜的厚脸皮,表示不想再接受了。摸出路礼瑜十点必须上床睡觉的规律,宋青禾再次以开会为由,在商场待到打烊才不紧不慢地回到家。

“回来了。”宋青禾弯腰换上拖鞋,还没等她上楼就听到昏暗的客厅里传来熟悉的声音。她走向客厅,按下墙上的开关,“这都十点半了,怎么还不睡?”路礼瑜没有应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