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情缘新派婚纱流行馆 婚纱摄影

情缘新派婚纱流行馆 婚纱摄影

发布时间:2024-02-24 11:05:38

  1. 《八月照相馆》的全部背景音乐有哪些啊
  2. 求邓超《人间情缘》的分集剧情介绍和主题曲
  3. 求鬼故事

一、《八月照相馆》的全部背景音乐有哪些啊

给你找到了啊 这个网站所有的音乐都有 http://www.yy8844.cn/gequ/umow.shtml

二、求邓超《人间情缘》的分集剧情介绍和主题曲

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3集  伊莎别拉执意要给小军报酬,并邀请小军继续做她的向导。黎小军表示明天不一定有时间。伊莎被拉却很固执,一定要等他。

查建英在家等待黎小军吃饭,用温顺的姿态传达了歉意。

第二天查建英和小军、小军母亲一同上街买窗帘。时间临近中午,小军的心思并不在眼前的琐事上面。

轿车停在南池子街边,伊莎贝拉坐在车里执着地等待小军。

在黎家,看着查建英和邱琼有说有笑,俨然一家人模样,黎小军有些恍惚。

查建英打电话回单位,想请假晚些回去。冯团长劈头盖脸一通训斥,说接到紧急任务马上要下基层演出,勒令建英立即回团。建英匆匆走了。

小军鬼使神差来到南池子,黑色的轿车还在。伊莎贝拉从车上下来,小军开口第一句便是,我想出国,您能不能帮我?

黎小军回到甘家口八号院,将花花绿绿的窗帘布扔到床上,愣愣地盯着,觉得心烦意乱……

徐健博约查建英谈话,说要去香港定居,但只要查建英愿意,他可以放弃出去。查建英直说自己打定主意要跟黎小军一辈子,同时对徐健博表示可以做好朋友。

机场,伊莎贝拉决定不走了,她不想错过小军,让自己后悔。

八号院小屋,查建英给小军留了张字条,说自己下基层五天。建英将二十元钱放进小军衣袋,却意外发现十元外汇券。查建英满腹心事地离去。

徐健博找黎小军谈话,指出他根本无法养活建英,无法支持她的事业,并羞辱小军根本不配与建英在一起。小军赌气付了账走出餐厅,徐健博的话却深深刺痛了他。

伊莎贝拉来到八号院找黎小军,不想却引起邻居围观。查建英演出回来正好赶上这一幕……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4集  伊莎贝拉与査建英相见,二人立即颖悟对方身份。敏感的建英强作镇定,以主人的姿态将伊莎让进屋里。伊莎贝拉与生俱来的沉稳气质,逐渐瓦解着建英的意志……

黎小军回家,见到了两位女人。此时的建英已濒于崩溃,言语难以自制地不恭敬。伊莎贝位依然礼貌地起身告辞,说自己住在北京饭店,如果小军还想出国,三日内可来找她。

伊莎贝拉走了,小军承受了暴风骤雨般的责难。

小军与建英的矛盾让徐健博看见机会,站在自己的立场,他竭尽所能地安慰伤心的建英。并极力阻止建英主动与小军联系。他告诉建英,如果黎小军真的爱她,就会来找她。

小军果然来找建英,却因为没有身份,进不了文工团的大门。小军从早站到晚,终于打动了警卫,得以跟建英通电话。查建英简短地拒绝了小军,挂断了电话。

小军失魂落魄地回到八号院,见到了那辆黑色轿车。伊莎贝拉的随从理查走下车,告诉小军,伊莎贝拉还有两天就要回国,即使一切无缘,也希望小军次日能去一趟北京饭店。如果想要出国,伊莎贝拉可以帮忙;如果不想也算朋友告别。

一个出国的机会唾手可及,失去着实可惜,但出国又辜负了查建英。小军知道建英只是一时负气,不会就此分手。钥匙转动,查建英果然回来了。二人相拥和解,各自为自己的错误道歉。

第二天,建英直奔北京饭店。咖啡厅里,查建英见到了伊莎贝拉。两个女人的谈话直入主题。伊莎贝拉表示自己对小军一见倾心,因为小军与她的亡夫十分相似。查建英指出伊莎贝拉并不了解小军,他一无所有还是个劳改保释犯。伊莎贝拉表示一切对她而言并不是阻碍,而自己早已了解小军劳改的原因。

就在建英决定有力回击的时刻,黎小军来了……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5集  査建英愤怒地质问小军此行目的,并将一杯咖啡泼到小军身上。小军针锋相对,坦言自己的确想要出国。查建英情绪激动怒不可遏,被保安强行请出。

小军留在酒店与伊莎对饮。伊莎讲述了自己的婚姻和身世,并明确表示,她已经爱上小军。小军怔忡片刻,笑了起来,他认为伊莎在开玩笑,因为二人年龄差距实在太大。伊莎表示自己并没有开玩笑,但她清楚二人的差距,所以并不敢有太多奢求,只希望能帮助小军做些事情,让他开心。

醉酒的黎小军看到西餐厅角落里的钢琴,奇怪为什么没人演奏。伊莎闻言为小军弹起了钢琴。小军酒后戏言,表示自己喜欢这架琴。

这天晚上,查建英在八号院等到天明……

凌晨,黑色轿车将黎小军送回八号院,黎小军沉沉睡过去,对建英的询问充耳未闻。

建英意识到小军正在离她而去,为了得到小军,她宁愿不择手段。査建英认为,只要先留住小军的人,以后就有机会挽回他的心。想到这里,査建英做出了疯狂的决定。

黎小军一觉醒来,八号院居委会已经炸了营。院里摆着一架锃亮的三角钢琴,正是昨晚北京饭店伊莎弹奏的那一架。边大妈对小军的举动很是不以为然。人群无声地散去,只留下小军一人孤独地站着。

此时,伊莎来到八号院。黎小军饱含歉意和谢意地告诉伊莎,自己决定放弃出国,与查建英平淡地度过一生。

此时,又一辆车停在小军跟前,胡管教从车内走下来……

黎小军坐上车,再次往茶淀农场而去。

在农场,小军的账上突然多了一笔外汇,引起崔管教的注意。小军提出将部分外汇捐给农场,另一部分留作他用。崔管教依然认为小军有保释的条件,但这回小军自己却不愿出去。小军问起了那对身处绝境的父女,想把留下来的那部分钱捐给他们。崔管教未置可否。

春节前,邱琼站在寒风里等待建英。她告诉建英,以后黎家与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建英这样的媳妇,黎家不敢接受!

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6集  探视日,女孩的父亲前来探望小军。他悲痛地告诉小军,女儿终于走了。父亲将那只宝石花手表还给黎小军。他说女儿直到合眼之前,还在看表上走动的指针。落魄的父亲非常后悔,他说早知这样,不如带女儿到处走走。女儿在人间的时间太短,与其在这里坐等生命终结,不如在路上度过短暂人生。

父亲谢绝了小军的捐赠,在小军的视线中渐行渐远。他的话却深深地印在小军心里,让小军深刻地体会到,人生在世,应当到处走走。

林子和小辉得知小军放弃了出国的机会,二人均为此感到可惜。林子鼓励小军,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的声音,看一看外面的世界,到四处去闯一闯。

建英到农场探望小军,早已平静下来的小军告诉建英,自己并不恨她。二人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近况。看着建英带来的日用品,小军突然领悟,建英带给他的是平凡的日常生活;而伊莎贝拉带来的,则是不可预知的未来。而作为一个男人,向往的通常是不可预知的未来……

建英回到团里,冯团长取出一纸通知,在上面郑重的签上最后一个名字,递到建英手中。建英得知,从明天起她就如愿退伍了。想到即将离开部队,查建英百感交集,但为了小军和自己的幸福,她愿意做出任何牺牲。

徐健博来找建英,告诉她自己就要去香港定居了,并问建英是否愿意与自己同行。查建英拒绝了他,表示一定要等待小军出来。徐健博无奈地离开,临走留下了他在香港的电话号码。

春天,李小军和林子、小辉走出茶淀农场大门。回到八号院,正逢查建英在院里教孩子们弹钢琴。二人相拥,百感交集。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7集  落实户口的时候,吴警官递给小军一个文件袋,告知袋子里是齐备的出国手续。理查正在北京等候消息,如果小军同意,出国手续可以和户口同时办理。

理查找到小军,告诉他伊莎贝拉天天都在盼望他去美国。

黎小军回到父母家,郑重地提出了出国的打算。经过小军的一番解释,父母终于勉强同意。

小军和伊莎贝拉通电话,表示了自己出国的意愿,并提出出国一事能否不附带其他条件。伊莎贝拉告诉小军,自己所做一切,只是为了让小军开心,没有任何其他的企图。黎小军犹豫再三,终于向伊莎询问能否带建英一起出国。伊莎贝拉沉默半晌,表示如果小军真想这样,可以让理查帮忙办理手续。

小军将出国的决定告诉林子。林子对此十分支持,他对小军说,出国不一定是好事,但如果小军放弃,一定会遗憾终生。告别林子,黎小军再次坚定了出国的信念。

在八号院的小屋里,小军与建英摊牌。建英闻言拿起一把剪刀,一刀扎在小军胸口。小军惊呆了,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建英,任凭鲜血汩汩流出。

小军缓缓地告诉建英,从前是他欠建英的,但过了今天,一旦建英松开手中的剪刀,二人自此便两不相欠。建英颓然松开剪刀,掩面抽泣……

黎小军终于如愿来到美国。理查告诉他,伊莎贝拉半年间一直在医院,小军来了,她今天回家去住。

小军跟随查理来到伊莎贝拉的别墅,这里仿佛是一个为小军准备的宫殿,华丽而肃穆,宽敞却让人感觉不能随心所欲,所有佣人都对他毕恭毕敬。

伊莎贝拉欣喜而热情地欢迎着小军,极力掩饰身体的不适。小军的到来让她容光焕发。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8集  伊莎贝拉的卧室仿若医院的病房,布满医生护士和医疗器械。医生建议伊莎立即住院,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,伊莎讳疾忌医,勒令撤出所有的医护人员。

小军接通了北京的电话,向家人报平安。随后将电话打到部队文工团,冯团长告诉小军建英已经退伍,这一切都是为小军做出的牺牲。挂了冯团长的电话,黎小军将电话打到家里,让晓伍明天务必找到林子,中午十二到大院传达室等他的电话。

伊莎贝拉察觉到小军情绪的异样,却没有过多询问。伊莎为小军准备了欢迎晚宴,宴会厅佣人穿梭,宾客齐至。不容小军惊讶,伊莎自然地挽着他的胳膊,自二楼台阶款款而下。

伊莎贝拉得体地寒暄介绍,一个词从伊莎嘴里说出之后,全体宾客都开始用眼神打量小军。随后是加倍地客气恭敬,恭敬得有些异样。

黎小军感到很不自在,伊莎静静出现在他身后。她告诉小军,她向大家介绍小军是她年轻的情人。小军闻言立即变色。

次日中午十二点,黎小军无论如何打不通家中的电话,才想起此时正是北京的深夜。

望着黎小军焦急的样子,伊莎拿起了电话……伊莎通过使馆找到林子,林子来到美国使馆,终于得以与小军通话。

黎小军让林子无论如何找到查建英,次日中午十二点,带査建英与自己通话。林子答应黎小军。

小军对伊莎充满感激。伊莎表示只要小军快乐,她愿意做任何事情。黎小军体会着伊莎善良温和的爱意。

第二天,林子找到晓伍,二人一起来到部队文工团,得到了査建英的地址。不想建英的门却紧锁着。林子独自等到天黑,却依然不见査建英的踪影。

第三天,林子在紧闭的房门前等到了査建英的邻居,邻居告诉林子,査建英已经在三天前带着行李离开了。

伊莎违背了医生的一切告诫,完全将生命置之度外。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 新鲜环境终于让黎小军有了笑容,伊莎感到欣慰。小军说如果可以带建英到这里,自己会更高兴。此言一出,小军立即感到自己对伊莎有些残酷。

然而,就是小军的这种心境,反而让伊莎感到高兴。小军已经开始顾及她的感受了。伊莎说,你越对查建英放不下,我就越相信我爱你没有错,我会尽我的力量,和你在一起多待一些日子,有多久算多久……

伊莎贝拉在长椅上闭目无言,似乎谁去。理查紧张地上前扶起伊莎回到车上。

晚上,小军再次拨通北京的电话,林子回答还是没有找到查建英。

伊莎的房间里,医生护士齐集。众人从花园后门进出,避免让小军看见。

小军到伊莎房间探望,伊莎勒令医护人员从花园退出,佣人立即侍候她更衣梳妆。小军进门,关切地询问伊莎的病情。伊莎则关切地问他有没有查建英的消息。

小军离开时,顺手带走了药品包装。

查建英走进租住的小院收拾东西,无意间看到照相馆的纸带,里面装着她和小军的合影。背后有剩余,是林子,他叫了声英姐。查建英没有动,背着身子悄悄擦净眼泪。

林子向查建英说明了来意。建英收起相片,交给林子,让他以后有机会带给小军。她说自己要走了,去香港结婚。

小军将药品包装上的英文抄在纸上,向别墅里的佣人询问,却毫无结果。小军愈发起疑,让理查陪自己上街买来字典……种种举动都被伊莎看在眼里。

一次通话,林子被小军逼急,终于说出建英去香港嫁人的消息。挂上电话,黎小军的心中五味杂陈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黎小军十分郁闷,终日借酒消愁。他慢慢觉得不管有多少财富都买不回幸福,应该用所有的财富去帮助需要它的人。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  拉斯维加斯,黎小军玩得很高兴。

伊莎在休息处静静地坐着,远远地看着这个中国男人。

一个外国人赌输了非常不满,骂了经过身旁的黎小军一句,说中国人没钱玩就躲远点,理查将此言翻译给小军听。

黎小军铁青着脸回来,伊莎问清原由从包内取出一张空白支票,签上姓名交给小军,说去让他们重新对待你。

黎小军找到辱骂他的老外,将支票推过去,说赌三百万,狂妄的外国人听罢立即惊呆……

伊莎在一旁因体力透支晕了过去。

三日后,伊莎醒过来,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黎小军。伊莎说起来中国之前不知为什么而活,碰见小军之后,才知道余生的方向。小军鼓舞伊莎按照心的方向走,说自己将一直与她在一起。

三年后已是美国身份的小军回国探亲,全家去机场接他,一家人见面分外高兴。

黎小军回国了,伊莎在家里怅然若失。查理安慰她,伊莎却说遇见黎小军后已经比医生的预测多活了几年,自己心存感激。

黎昂问儿子在美国的情况,小军说没有出去工作,住在伊莎贝拉家里。黎昂不太高兴。

住了一些天,黎家的氛围有所缓和。小军张罗带父母去电话局登记,为家里装一个直拨电话,遭到黎昂拒绝。

黎小军来到甘家的胡同口,走进他熟悉的两间平房,见到了甘妈妈。甘妈妈说甘露已经有了孩子,远在西北兰州。

黎小军看到照片上一个孩子在拉手风琴……

甘妈妈说谢谢你来看我,但不要去打扰甘露,在人间走一趟不容易,活在梦里的不要再去惊醒……

黎小军买了彩色电视机送到甘家。正赶上甘雨背着哮喘的母亲奔向医院。小军掏钱让甘雨去办了住院手续。甘妈妈好转后执意将电视机还给小军。

走出医院的黎小军,感到十分无助。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,那么熟悉又无比陌生。

彩色电视机被安置在黎家客厅。电视里正播放一个偏远山区的情况。长期食用碱水对村民形成危害,几个村联合打井,却因缺钱停工。

清晨,林子打开门便看到了黎小军,小军说跟我去个地方……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31集  黎小军和林子驱车来到那个缺水的山村。

井台上正在登记各家捐款的数额,有一封从外地寄回的信,信里夹着十块钱,也是捐回老家打井的……

黎小军放下二十万现金。村里人激动地追来,黎小军和林子却兴奋地逃掉了。回程的车上,黎小军说没想到捐钱这么快乐,并告诉林子自己决定留下一笔钱,专门资助需要帮助的人。林子听罢用力地点点头。

这个晚上是小军的生日。电视上正在报道捐款一事。黎昂坐在电视机前,用此事教育小军。不想黎小军却回答说这钱就是他捐的。黎昂表示不大相信。

甘雨来送蛋糕。告诉黎小军甘露问起过他,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。

甘妈妈把小军垫付的住院费还给他。告诉他甘家对小军只有想念和问候,不需要回报。

黎小军接到美国长途,是理查打来的,说伊莎贝拉身体状况又不太好,希望他结束探亲早点回去。

送走黎小军,黎昂问起林子捐钱的事。林子说是自己陪黎小军去的,亲眼看见小军捐出二十万。黎昂闻言若有所思。

黎小军回到美国别墅,众人忧心仲仲。房间里布满医疗器械,俨然一间急救病房。

伊莎再次驱走了她的医护队伍,并且勒令所有人不许向黎小军透露她的真实病情。

黎小军感到伊莎强烈地想通过一种形式得到自己,这种形式便是结婚。但这些年她都没有强求,眼下她的生命快到尽头,黎小军拿不定主意。

黎小军打来电话征求家里对结婚的意见,家里让他自己拿主意,黎小军更彷徨了。

伊莎坦言想和黎小军结婚,但并不强求,她给小军一张去香港的单程机票,和查建英在香港的地址,还有一本支票……

在香港,徐健博正忙着和查建英分割财产。房子空了,只剩一架钢琴。

黎小军给查建英打电话,恳求与她见面,查建英答应了……《人间情缘》分集剧情介绍 第32集  查建英来了,朴素得接近肃穆。

查建英没有否认自己离婚的事实,她问起黎小军此行的目的,是否还想和她一起生活。黎小军片刻的神情犹疑,激起了查建英心底久藏的怒意。她不允许黎小军又是这种犹疑表现,感觉再一次遭到黎小军的抛弃。

黎小军说一生从未刻意去伤害别人,并希望能够挽回对建英造成的伤害。查建英说她现在缺钱,黎小军立刻填写了两百万美金的支票,推倒查建英面前。查建英将支票撕得粉碎,说如果黎小军觉得感情可以用钱来弥补,那么之前的感情便不是真心的……

黎小军再次来到查建英弹琴的酒店,想要尽最后一份努力挽回。却突然接到查理从美国打来的电话。查理告诉小军伊莎病危。查建英看到黎小军焦急的神情,彻底绝望。

当小军出现在伊莎房间时,伊莎竟奇迹般地好转了。小军和伊莎举行了婚礼。

邱琼突发脑溢血,一家人赶往医院。小军给家里打电话通报结婚的消息,无奈电话却没人接听。

伊莎躺在洒满阳光的沙发上。黎小军告诉她,现在他们二人真心相爱。伊莎答应他去住院,让他先去办理一些手续。

从律师处,黎小军得知伊莎把全部财产留给了他。

伊莎去世了。葬礼上,黎小军把大部分财产回赠给伊莎的家族。回到别墅,小军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。

北京的墓地,林子出现在小军身后。似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,只是身边突然少了几个亲人。林子问起黎小军未来的打算。小军表示今后哪也不去,留在中国。

林子说起有几个学校急需援助,需要一大笔资金。黎小军起身说没有问题,先去银行,再去学校。

生活有了新的动力,兄弟二人在洒满阳光的山路上渐行渐远……

三、求鬼故事

明南中学

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。

一日,经过一面老墙。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:高中教师,高薪。如安全教满十天。即付10万。联系电话:########.联系人:王校长。明南高中。

当下心想。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。10万,鬼才信。转身就走。忽然,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。

一个说:哎呀,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。听说那里闹鬼,很凶的。

一个说: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?

一个回答:有,据说很多人都去了。只是……

一个再问:只是什么?

那一个回答:只是,据说,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。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。听说,很多人失踪了。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,只会说:鬼,鬼,不要过来……于是,这就传开了。这么几年,都没有人敢再去呢。

另一个尖叫道:哎呀,别说了,别说了。

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。听到这样的事情,加上丰厚的奖金。不由地跃跃欲试。

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。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。一个干瘦的男人。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。

他说: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?

我回答:听说了。那么,真有鬼吗?

他忽然笑了。看起来阴阴的。说道: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。她叫伏清。这是她的地址。还有,如果,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。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。

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。清秀且苍白。

只是,她是个瞎子。我不由地叹息。

问道:真的有鬼吗?

她哀愁的笑了。回答:不知道,因为我看不见。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。只是……

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,欲言又止。

只是,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。因为,我感觉到了很多的……

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。忽然将话刹住。没有再说下去。

我回过头去。看到了王校长。他向我点点头。坐了下来。

他说:我来看看伏老师。

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,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。一个劲的摇着头。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。但是,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,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?

临走之前,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。她低下了头。象是很难过的样子。

下午三点,我站在了王校长的办公室。

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: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。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。其他的,随我自己安排。

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。吓都会吓死。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。想到这里,我忽然打了个冷战。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。

跟我一起应试的还有五个人。我们一行六个人被带进了校园。

大大的校园一片荒芜的景象,一点都没有生机。

我们走进各自的教室。

这时已经七点钟了。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。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。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。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。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。

十分的满意,我开始点名。

张若水。

到……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。低着头。

他是这个班的班长。

秋芳。

到。一个美丽的女孩站了起来。这班同学中我就觉得她最正常了。

一个个的同学站起来应到。

到了最后一个。

王剑。

没有人回答我。四下一片安静,然后,秋芳站了起来。

说道:老师,王剑他可能没有来。

我开始上课。这一晚上课时间过的非常的快。马上,就到了下课的时间。

凌晨二点。

学生们默默的收拾好书包。慢慢的走了出去。我心中疑云密布。这么晚了。他们回哪呢?

我跟在他们的后面。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。我还想再跟上去。被一个人拦住了。

张若水。他低着头。我只看见他惨白的脸颊。

他慢慢的说:老师,在这里,好奇心不要太强……

等我回过神来,他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。

这个学校,处处透露着诡异,恐怖压抑着我。

好象一团乱麻。

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。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。我洗过澡后,躺在床上。没有关灯。便慢慢的陷入梦乡。

在梦境之中,恍惚有着一个很重的东西压着我。不能够呼吸。又睁不开双眼。

我使劲的用力挣扎着。

最后,猛地醒过来。四周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。到处一片黑暗。

我静静的坐在床上。忽然,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。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。象是,死人的手。马上又缩了回去。

心脏剧烈的跳动着。然后,久久的都没有动静。我又慢慢的睡了过去。

次日起来。已是中午了。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几位老师。

我数了一数。除我之外,只有四个。

我清楚的记得,进来的时候,是有着六位老师的。

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。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。这时,王校长走了进来。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。

阴阴的说道:忘了告诉你们。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,都只能够出去一个。其他的,都会失踪。你们,好自为知吧。

三个月。漫长的三个月。都会呆在这个鬼地方。而且,还会面临着失踪。

那四个老师面面相视。最后,不约而同的向校门方向跑去。

我没有跑。站在楼上看着他们。看见他们没有打开校门。惊恐绝望的在门边敲打着。

这个恐怖的校园,已经成了一个牢笼。囚徒就是我们。

本是正午大太阳的天气。忽然,乌云密步。天又黑暗了下来。我慢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。四下又是一片黑暗。

这个学校,仿佛和黑暗有着很深的关系,自始到终都在黑暗中间。

然后,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。是那四个老师。他们相信始终能够出去一个。于是,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别人。

他们边打边边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。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。

静静的数着进来的人数。

一,二,三,四,五。……

心慢慢的下沉。这次,进来的人中间。脚步声有五人。但是……呼吸却只有着四人。

还有一个……我不知道是什么……

在一片黑暗中间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在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时候,被其他的人抓住。那就意味着……死。

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。屏住呼吸,尽量使自己一动不动。

耳边先是安静着。忽然,从我的左边,传出了一声惨叫。一个躯体倒下的声音。

还有四种脚步声,三种呼吸声。

渐渐的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耳边慢慢的只剩下二种脚步声。一种呼吸声的时候,我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。就是昨晚的那双。

刹那,恐惧,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。但是,我始终,没有出声。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。

许久,那双手放开了我。我晕了过去。

老师,老师,你醒醒。

我被一阵摇晃晃醒。周围围满了我的学生。秋芳关切的看着我。

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。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。奇怪的是。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,没有血迹,什么都没有。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。

看看表。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。和昨天一样的我上了课。

再睡了一觉起来。心里想,已经是第三天了。

走了出去。沙发上只坐着一个脸色惨白的老师。

只有一个。

我们默默的坐在一起。她是一个女子。名字我记不起来了。只是中间有一个玲。

玲忽然哭了。我抱住了她。在绝望中间,二个人的距离变的很近很近。

我们拿着蜡烛走进那几位老师的休息室。只见被褥整整齐齐的放着。象是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一样。

他们,彻彻底底的消失了。象是以前那些人一样。

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玲崩溃似的滩倒在地上。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。

她说:我昨天杀了一个。杀了一个。将水果刀捅进他的躯体。但是……

她抬起双手。

但是,却连血都没有……

我无声的抱住了她。在这个时候,我实在不忍心再责怪她的罪行。

她狂野的吻住了我。我没有动。任她近似疯狂的扯开我的衣服。然后,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。她说:我怕。

在恐惧和绝望的深处,我别无它*。于是,只好用欲望来抒发着一切压力。期希可以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一切。

包括,死亡。

我和玲深深的纠缠。

第四次上课,我平静的将课上完。

然后,我背负着手看着他们收拾好书包。鱼贯而出。我发现,每次都是张若水走在最后。

在凌晨四点的时候,我和玲走进了那座寝室一般的大楼。

阴森的楼道中。我们没有点燃蜡烛。只是手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。我们决定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。这是我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出路。

忽然,我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来临。心中一下惊冷。马上贴着墙壁而立。果然,一阵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而向前走过。没有发现我们。所以,继续向前巡视着。

而我,也惊恐的发觉。又是没有呼吸的。

我紧紧的拉住了玲的手。

我们停留了许久,才鼓起了勇气继续向前走。走了很久。

才来到一个个类似宿舍的门边。门上都挂着班级的名称。我们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的门前。

小心的看着四下无人。于是,往里面一看。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现。学生们都在里面熟睡着。

忽然,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沙沙的声音。

回过头来。张若水的惨白的脸面对着我说道:老师,你的好奇心太重了……

他的双眼流出了血来。身后是一群鬼魅一样的低垂着头的学生。

玲就一声尖叫晕了过去。

越来越多的学生四面八方的聚集了过来。都是低垂着头。

只有脚步声,没有呼吸。

这时,忽然学生们让出一条路来。走来了一个脸色铁青的瘦瘦的学生。

胸前的校牌上写着二个字:王剑。

就是那个一直没有来上课的学生。看着他的脸,我想起了王校长那张干瘦的脸。想必,是父子。

我忽然觉得很熟悉他身上的气息。我想,那双冰冷僵硬的手应该就是他的。

他冷冷的看着我和我怀里玲。

忽然开口:老规矩,只能活一个。

学生们慢慢的围了上来。这时,他们近的我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腐臭味。一块块腐烂的躯体掉落下来。

我默默的闭上眼睛,开口:选我吧。放过玲。

一双双手将我和玲拖开。那些手中间,有着枯骨一样的。有着腐烂的。只是在那个时候,我的心里已经一片平静,玲,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。

在它们开始掠夺我的生命的时候,我和前次一样的陷入了昏迷。

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。

摸摸自己的心脏,依然在温热的跳动。

看看表。已经是第八天的正午。我昏迷了三天三夜。

只是,玲已经不知去向。

我直接走进王校长的办公室。他正坐在沙发上等我。

他开口:我知道你会来。

我问道:你是人是鬼?玲在哪?还活着吗?

他忽然大笑起来。笑过后用依然阴森的眼睛看着我。说道: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,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课后。那时,一切都会揭晓。

这天晚上。我带上了一副隐形眼镜,它能够使我看不到一切。就象伏清一样。成为一个不是瞎子的瞎子。

我闻到了一阵阵腐臭味从我身边飘过。依然是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。它们已经不用在我面前用 障眼*了。全都露出了原形。

只是,我现在是个瞎子。

就这样我压下了全部的恐惧上完了第十天的课。

在最后一节课上完以后。我取出隐形眼镜,看到了所有的学生都和预料一般的是行尸走肉。他们向我鞠了一躬。然后,都化成了一滩滩的脓水。汇聚到了一起。然后,都消失不见。

我走出了校园,校门敞开着。

门前放着一个黑包。里面装着一匝匝的钱。

10万。

为着这个。我叹息着。多少人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其中,包括我刚刚爱上的玲。

我始终记得,她在我怀里样子。我醒来后没有看到她时心中的疼痛,我想我爱她的。只是,我 不知道她在哪里?

我失去了她的踪影。

我抬起头来。看到了伏清。

她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我们相对无言。

回过头来,没有看见明南中学。只看到一个阴森的墓园。上书:明南墓园。

旁边有着简介:于1998年食物中毒。全校师生无一幸免。下面是长长的名单。

名单里有着王校长,王剑,张若水,秋芳。

还有那四位失踪的老师。还有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。那是玲……

我惊恐的回过头来。

伏清已经无影无踪。

我的背后,最后的一排人名里。赫然有着二个名字。

伏清……南翔。

一阵大风吹过,鬼气森森。天忽然黑了下来。

黑色的皮包被打开,漫天的纸钱乱飘。

这时,我忽然又感觉象是回到了那个充满了黑暗的校园。